博客首页|TW首页| 同事录|业界社区

生病最难受的不是病本身,而是去医院

问一个问题,生活在这个地球上,你最害怕的是什么?怕没钱?怕失业?怕老?还是…怕死?

老实说,这些倪叔我都不怕,倪叔我最怕的是去医院。

倪叔的妈妈是湖南某市的小医院院长,所以倪叔从小就是在医院的环境里长大的,从小看病都是妈妈直接领着去看医生,从来就没有排过队。

直到,倪叔大学毕业来杭州工作,才开始知道:原来去医院是一件如此可怕的事情,尤其是城市里的医院。

来了杭州,倪叔才知道原来城市里的医院有这么多这么多的人,随时都那么拥挤,四处都是刺鼻的消毒药水气味,四处都是等待流程的人群……

来了杭州,倪叔才知道原来城市里的医院充满了负能量,到处可见各式各样的病人,他们有的不断咳嗽,不断向外喷射不知道携带什么病毒的气体,他们有的蜷缩在轮椅之上,微微喘息,眼神里不时流露出绝望的气息令人压抑。

来了杭州,倪叔才知道原来城市里“排队5小时,看病2分钟”才是常态,漫长等待消耗的不光是都市人宝贵的时间,而且还消耗生活的勇气——在医院这样的环境,你会觉得除开健康,世俗的功名利禄都没有意义,没有价值,但若是那样,自己日常又在干什么呢?

因此,倪叔害怕去医院,害怕医院的拥挤,害怕医院中弥散着的负能量空气,害怕在医院中排队的漫长等待,害怕在漫长等待过程中对人生拼搏的自我否定,这些都比病痛本身更加难受。

往往我们生的都不是什么大病,1-2个疗程就会好,但病消失了,去医院带来的不适感却会残留在记忆里很久很久。

如果有得选,倪叔不想去医院。

01

但还有很多人比我们更加不幸,就是那些生了大病的人。

今年的上半年倪叔女助理的爸爸查出了癌症晚期,而且乔布斯得的那种胰腺癌。

这种病因为生在胰腺上,一来位置隐蔽,小的病变发现不了,一旦发现就是晚期,医学案例上很少有存活超过90天的案例;二来就是一旦发作起来就会十分痛苦,身边的亲人也很难安静的看到他离开。

如果说普通人去医院是一次糟糕的旅行,那么癌症这种大病就是将整个生活都拖下泥潭。

有一阵子女助理每天的生活就是陪伴着爸爸去医院报道,每天重复6点起床-排队做b超-排队看症-输液然后回家。

对于女助理的爸爸来说,那一段时间的抑压可想而知,每天在医院的生活就是重复一个主题:自己病了,自己要走了。

9月,女助理爸爸进入最后的阶段,面色暗沉发黄,吃不下任何东西,伴随剧烈的腹泻与呕吐,有一次甚至还咳出血来,所有人都知道他剩下的时间不多了,所有人都不舍得他离开,但又不忍他因众人的不舍而每天承受痛苦,继而隐隐盼望他能尽早解脱。

9月的某一天,他走了,女助理哭的难以自抑,浑身发抖,一屁股坐在地上就不起来了…我们纷纷安慰她,他终于不再痛苦,他终于解脱了。但女助理心中依然充满愧疚,因为是她既无力改变这个结果,也无力让他在人手的最后一段日子里过的开心,她亏欠于他,在她看来:她的爸爸就没有过什么好日子!

她的爸爸少时家贫,家里的钱只够让家中的长子一人接受教育,而年幼的他只能很早的承担起照顾家庭的重担,后抗美援朝从军,数年抗战后转业回到地方娶妻生子。

老人勤俭一生,用自己一生的努力栽培了一对姐妹花,也用自己牺牲换来了大哥的仕途一帆风顺,成为了国家医疗系统中的大领导,理应正是他安享晚年的时候,却得了这个病。

他辛苦了一辈子,终于换来了家族兴旺,他的家人完全有能力为他调配上海乃至北京最好的医疗资源,按道理来说他是比全中国大部分的老人都不怕得病的,但他偏偏从发现那天开始就是癌症晚期,只能在医院渡过生命中最后的时光,这是多么令人扼腕痛惜的结局;

人生之憾,莫过于: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在!父母为生养我们劳了一辈子,为了等我们发财等我们成功又累了一辈子,却到了他们最厚的时光依然不能好好安度,这样的现实与未来,叫我们这些做儿女的如何不心碎?

如果爸爸的病,能早发现早治疗那该多好?

02

有人说:机场比婚礼殿堂见证了更多真挚的亲吻,医院的墙壁比教堂的聆听了更多祷告。我觉得那真是有过经历的人才写的出来的话。

病及病自身带来的疼痛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病会唤起死亡的沉重,令我们不堪重负。

所以,倪叔总在想如果,如果有一些手段可以让我们少一些去医院,可以让我们更早的知晓自身是否有癌症,那该有多好?

直到后来,倪叔知道了浙江有一家叫做:诺辉健康的公司,它一直在试图通过建立一套“高发癌症,居家早筛”的体系来解决这些问题。

在诺辉健康出现之前,即使有早预防早治疗意识,想要对癌症进行筛查也是非常麻烦的。

以发生率极高的肠癌为例,早期肠癌患者并没有任何明显的症状,加上肠镜检查准备繁琐、侵入性强,中国的大医院要看个病也是费心费力,使得中国无症状人群的肠镜检测率低于1%。而当患者出现了明显临床症状再去就医的时候,往往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。数据显示,中国肠癌的早诊率只有10%。

而诺辉健康的出现改了这个局面,诺辉健康推出的“常卫清”产品,能够对粪便同时进行3种检测(基因突变、甲基化和便隐血),检查与肠癌相关的6种靶基因的24个突变位点,然后通过数据模型得到一个指标,该指标大于165为阳性,建议用户去医院做肠镜等进一步的检查。

生病最难受的不是病本身,而是去医院

2015 年,诺辉健康曾做过一个500人样本的针对性检测。这500 人来自政府公务人员和志愿者,均为平均无症状健康人群。结果,其中有7人的检测结果为阳性,有5人进行了肠镜复查,4 例确诊为肠癌早期病变。由于发现及时,这4名患者在切除息肉后均已经痊愈。

可以说是非常高效,诺辉健康的产品“常卫清”产品依靠粪便DNA基因检测技术,对于肠道癌前病变的灵敏度和肠镜一样,可以高达76%。

而它们刚刚推出的新品“常卫友”则可以通过技术,帮助用户全面的了解自身肠道的整体情况,进而对自身建立一个健康风险评估系统,这样每个人在就可以完成自我的健康管理。

而且与那些必须依靠医院环境的传统手段不同,诺辉健康的最大的特点在于“居家”:

用户只需要待在家里下单,就会有顺丰快递上门送来一个装着试管、手套、勺子等工具的盒子,并配有带卡通图案的产品说明书,采集粪便样本非常方便。用户将样本放到试管当中,其中的稳定剂能够保证7天的细胞活性。收集完毕之后,仍然是顺丰上门将样本取走。7个工作日之后,用户就能够收到电子邮件和纸质的检测报告。如果检测结果是阳性,会由专业医师致电解读,进而及早发现肠癌、胃癌等癌症的早期症状,做到及早治疗,最终挽救生命。

目前,诺辉健康已经建成了国内最大的粪便DNA样本库,到今年年底样本数将达到几十万的量级,他希望在未来三五年内能够达到百万甚至千万的量级。

诺辉健康创始人朱叶青认为:诺辉健康本质是一家大数据公司,随着诺辉健康取得的样本数越来越多,他们的数据模型也越来越完善,进而让他们在癌症的筛查效率上进一步提升,甚至可以用来调节每个人的健康状况,与制造厂合作研发治肿瘤的药物。

2017年10月14日,在第三届西湖对弈癌症早期筛查与防治跨界高峰论坛之上,诺辉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对外宣布,其已完成2000万美元B轮融资,本轮融资由启明创投领投,君联资本、软银中国、普渡科技等共同投资。

生病最难受的不是病本身,而是去医院

诺辉健康CEO朱叶青在会上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:完成B轮融资,接下来要和中国癌症基金会合作,在全国近80家医院大力推广早期癌症筛查技术,让更多的医院、人了解这个技术,并推广这个技术——真正帮助大家做到足不出户,防癌症于未然!

PS:不论这是不是一则广告,但倪叔都真诚的建议你:在癌症日益高发的今天,对父母不要吝啬, 对待癌症最经济有效的治疗方案就是早发现早治疗,癌症早筛势在必行!


上一篇: 看中了传统文化背后的大生意,这家公司要孵化一千个“故宫淘宝”
下一篇:猛攻吃货人群,今日头条短视频营销战场上的突击战!

评论

Good.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.

发表评论